<rp id="fbyqx"><object id="fbyqx"><input id="fbyqx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<rp id="fbyqx"><ruby id="fbyqx"><input id="fbyqx"></input></ruby></rp><rp id="fbyqx"></rp>
  • <dd id="fbyqx"><noscript id="fbyqx"></noscript></dd>

  • 您的位置:首頁 >> 民生雜談

    與風景有染的

    時間:2021-12-07 08:32:05

    往往受到很大限制 《云南之旅》 之帶上一顆簡單的心出游 在旅途中,與風景有染,我們與糾纏;我們會受到旅游景點氣氛的感染,我們年輕的心也會跟著風景的氣息此起彼伏,也會伴著樂音的節奏不停地涌起波瀾。 (第八章)有這么一說 看滇池,坐索道,游西山 已到了正午時分,太陽有些熱情,明晃晃的真蜇人眼睛。 背著背包,我們軟綿綿地走出了滇池的大門,肚子 咕咕 亂叫,明顯我們都餓了,可是四下里餐館、飯店之類的,路邊有擺攤的叫賣一些飲料礦泉水之類的。強哥餓趴下了,有氣無力地朝著擺攤老板走了過去,看了看都買些?咦,有泡面哎,強哥喜滋滋地向我們招手,我們大伙一時沒忍住搶先著圍了過去。這不問不打緊,這一問嚇一跳,那老板留著絡腮胡子,皮笑肉不笑地說 幾位小哥,一桶泡面10元錢,你們看是要呢,還是不要? 然后用征求的目光看著我們,帳篷像發現新大陸一般地驚呼: 什么,十塊?哎呀,媽呀,這是要搶劫啊。 紅軍不耐煩地說, 算了,我不想吃,你們吃吧。 我也心想,這平日里三四塊的東西,咋擺這兒就要十來塊了,還好我不怎么愛吃泡面。算是自我安慰了,要是現在真有泡面弄好了放在我面前,我還是會毫不猶豫稀里嘩啦的一口氣把它消滅掉先。 說時遲,那時快,正這當口,有架飛機飛的很低從我們頭上飛過,在留下長長的一條直線,泛白泛白的,襯托著藍天,有一種別致的美。胡總急呼道: 看那邊,索道。走,我們去坐索道。 他這一呼打破了少有的靜謐。自來就有 看滇池,坐索道,游西山 這么一說,可我覺得索道也不是很有趣,所以不想跟他們摻和,胡總硬是堅持: 我們又不是經常來,好不容易來一趟,就當坐坐找找感覺好今后回味一番;況且我們坐索道上去就到了西山了,由此直接游游西山,風景時間兩不誤,豈不樂哉? 咦,聽他這么說來,確實不錯,游西山打動了我,還有經不住他們的執拗,我也樂顛顛地跟在他們身后買票去了。強哥臨走時,還沒忘了看看攤位上整整齊齊擺著的方便面。我沖他笑笑,說: 別想了,走啦,我們上西山去吃去,再堅持堅持。 很明顯,強哥還是有些不舍。 其實,我們不是吃貨,我們更在乎的是路上的風景。 于是我們相互會意,說走就走,花了四十元買了上西山的單程索道票。就這樣,我們坐上了索道,就等著這玩意兒送我們上西山去了。 在索道上,有好些游客驚呼,大叫,敞開胸懷,一個個好不暢意,可我沒有什么感覺。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從高空看滇池全景,倒有幾分暢意的情懷,一望無際的湖泊,還有水上面綠油油的水葫蘆,借著午時的太陽光,一閃一晃的折射我們的眼睛。仿佛要撞上大山的感覺,大山越來越近了,近了,索道在空中滑懸,我們的心懸空吊著,終于還是繞過了大山青云直上。我們在半空中拍下了滇池全景,少不功夫,索道到了山頂,把我們平安送到西山。 一從索道上下來,我們就奔到賣面食的地方,呵呵,還好有米粉,涼面之類的。不由分說,我們取了票,一個一個的等著煮面、煮粉的阿姨幫我們忙活,一碗碗熱騰騰的米線冒著熱氣,加好作料之后,我們就找了位置坐下 呼哧呼哧 的吃開了。說真的,這米線不是很美味,雖然我們早已經餓的不行了,不過還挺貴的20元錢,將就著,我們沒說什么就這樣把它消滅掉了。強哥是一極品,真是太委屈他了,好長時間沒有進食,害得他連湯都美滋滋地喝進了腹中。要不是我們都親自品嘗,看他美滋滋的吃相,我們定以為這粉味道定是鮮美。 吃飽喝足之后,我們走上臺階,準備四下里逛逛西山。悲壯的樂音猝不及防地想起,悲痛而婉轉在我的心里,我的心也跟著不自覺地沉重了幾分,沉甸甸的壓得我急促地呼氣吐氣。 我不知道為什么會放這種悲壯的樂曲,當我看到就在我前面樹立著的聶耳雕像之后,還有浩然刻著聶耳墓的石碑之后,我好像明白了什么。我們徑直走上臺階,來到了聶耳紀念館,懷著悲痛的心情步入這革命英雄,偉大音樂家的殿堂,里面陳列著聶耳的生平,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曲譜,及其相關的物品。 懷著敬重的心情,我們一一觀看了里面陳列的物品。我又對聶耳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,聶耳生于1912年2月14日,于19 5年7月17日亡故,年僅2 歲,原名聶守信,字子義(亦作紫藝),云南玉溪人,音樂家,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作曲者。 我們收斂了我們的性情,我們不再那么無所謂的嘻嘻笑笑。 懷著沉重的心情,我們離開了聶耳紀念館,那悲壯的樂音漸漸地遠了,可是還在我們波動的情懷里回響,久久不能散去,我們經受愛國氣息的熏陶,我們在默默地發憤圖強為祖國貢獻力量。 在旅途中,我們與風景有染,我們與時間糾纏;我們會受到旅游景點氣氛的感染,我們年輕的心也會跟著風景的氣息此起彼伏,也會伴著樂音的節奏不停地涌起波瀾。 年10月1日構思

    珠海治白癜風去哪里
    ??谥委熥訉m內膜炎費用
    北京白癜風醫院哪家好
  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欧美老妇,十八禁激烈床震娇喘视频大全,国产精品久久久久7777,各种折磨调教视频无码,手机成人 亚洲 无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