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fbyqx"><object id="fbyqx"><input id="fbyqx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<rp id="fbyqx"><ruby id="fbyqx"><input id="fbyqx"></input></ruby></rp><rp id="fbyqx"></rp>
  • <dd id="fbyqx"><noscript id="fbyqx"></noscript></dd>

  • 您的位置:首頁 >> 民生視野

    不曾體會哈

    時間:2021-12-07 08:30:18

    不曾體會,已慢慢走遠;不曾回頭,背影已漸漸朦朧;不曾追思,過往也漸漸彌散。這里,只剩下我,迷惘,無助,默默體味著的傷與痛,血與淚。

    題記

    不曾記得誰說過這句話, 是場逃亡,而逃離了黑暗短短百年,終將歸于重歸于黑暗。 我不敢說他的對與錯,是與非,我更適合成為那個若有所悟的人,對生命,我不敢過多的言語,我看不到他本來的樣子,感受最多的只是他的在與不在罷了,但也許是畏懼一些虛妄的因果牽連,即使他根本不存在。

    湖里區98.9萬)增加到200萬 也有人曾說, 青春是生命的贊禮。 也許還有后半句,但我已記不清了,我不會了解另一個青春會以方式度過,也無從了解,我只會以的方式堅持,走自己的,似乎無助,也確實無助的青春。

    我曾幻想,所有的夢都實現的樣子,但每次的夢醒,都是現實的重新開始,所有設想好的過程,都出現,最后剩下的也只以我遍體鱗傷,疲憊 不堪的方式落下劇幕,一場鬧劇,以及別人拉近人際關系的一個,再無其他。

    過往,總是青澀,不了解一切,卻以為一切都輕而易舉。每當失敗,還是可以盼望下一次東山再起,哪怕傷痕累累,依然會掛著眼淚,倔強地笑,笑到沙啞,笑到忘記悲傷。

    而今,我對過往嗤之以鼻的同時,對未來卻一片迷茫,我不再青澀,不再沒由來的驕傲,我對未來開始懷疑,懷疑自己,懷疑現實。面對決定,我開始猶豫不決,不愿處于左右為難的處境。我變得膽小怯懦,再沒有覺得無法處理就揮拳解決的躁動。

    我只能說,我變了,但或許,可以說成我們變了。

    和我一樣的人是否存在,我思考過,也思考了很久,得到的當然也只是推論,我不知道是否對,是否錯,每個人有自己的習慣,無法契合的生活自然是互不干涉為好,所以我更多地選擇沉默,看看別人瘋狗般的在眼前跳與狂吠,或者做自己的事而選擇視而不見,只要一入夜,我便可以再度抱著夢入眠,不在尋思白夜的那場噩夢,再度在夢中醒來,在黑夜度過白天。

    我曾幾度懷疑,我是否已經失卻了自我的意識,換就話說,我已失去靈魂,我已將它交給了掌管黑夜的夢魘,來交換我的一夜美夢,而白天我就成了一具行尸,任其狂風暴雨,不起半點波瀾。

    可惜,沒有夢魘,也沒有所謂的靈魂交換,我不能保證我能夜夜好夢,我的黑天與白夜,卻是后者為王,我的夢由他支配,而我幻想的給我一夜好夢的黑天也只是一個傀儡,被白夜支配著,懲治著我的迷茫,我的怯懦。

    我才煥然醒悟,白夜還是白天,至于黑天,它只是白天的一個附屬,用來連接兩個白天間斷掉的,連接成一個完整的人生。

    我想像不到過去所被教會的東西帶來了我現在的模樣,我們從來不曾懷疑過希望的價值,它的意義遠比救命稻草多得多,而我現在卻大逆不道的想要質疑他,我們總是看到了前半句是你希望的樣子,就忘乎所以的去做,卻忘記了去多了解一下失敗的后果有多慘重,希望是美好的,但美好的希望可以讓你走得很遠,也可能會讓你死得很慘。

    更多,我更想知道,我毅然決然地選擇了的路,在殘酷的過程背后,是否還有一個更殘酷的結果在等著我,我的一切孤注一擲,都只是想換一個我自己,而不是一個你為我準備的樣子,我從不曾揣測明天是什么樣子,明天終將從輪廓變為清晰的畫面,最終也將拖著夜的影子墜落于西山一腳,我不認為明天的我會因為一夜徹悟而與今天截然不同,或許就是我唯一選擇的方向,我選擇的,或許對,或許錯,但于如今的我而言,始終是霧里看花,我從不曾為而活,包括我自己,我只是必須活著,而是活得像個正常人,存在的人。

    常州牛皮癬醫院有哪些
    南昌醫院哪婦科好
    南京好男科醫院

    上一篇:不是飛翔吧

    下一篇:不曾更改老師

   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欧美老妇,十八禁激烈床震娇喘视频大全,国产精品久久久久7777,各种折磨调教视频无码,手机成人 亚洲 无码